2020年蜜雪怎么从茶饮中破局?且听罗胖跨年演讲

来源:未知日期:2020-01-06 11:34 浏览:
每到开年,总要习惯性地倒腾点文字,对新的一年,做个推测。
前几年,也说对了一些事,例如,新中式茶饮千亿市场的风口论,下沉趋势,细分市场等等,还有黑糖鲜奶的兴起,烧仙草会有一段行情,诸如此类。
2020年,会怎么样?蜜雪冰城如何破局?
2019年12月31日,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,罗振宇的跨年演讲如约而至。全程三个多小时,我很认真地看完了。
虽然通篇几乎与茶饮没有直接关系,但演讲的高度、广度和深度,以及局外人看事的角度,很多道理对我们这个行业又很受用。
中国红利: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
每一个行业到底有没有发展机会?机会在哪里?其实都蕴涵在国家大势的基本面里,宏观层面的东西会投射到微观层面。
宏观的东西是总量分析,是“势”和“运”。了解“微观”的意义在于,你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,往哪个方向发力,能够顺势而为。
这几年,新中式茶饮能够大红大紫,实质上也是大势所为,我们这个行业暗合了这种规律。2012年,我们国内的人均GDP就已经过了6000美元。这意味着什么?在统计学上,这说明我们已经过了温饱的阶段,接下来就是怎么吃得精、吃得好,这就是消费升级。
还有一个变化:人口结构发生了改变。2010年是节点,80后,最大的也已经三十而立,他们已经成为消费的主力军。
 
新世代崛起,他们又与70后之前的人群大大不同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对此有过精辟分析。他称之为“年轻人觉醒”。他说到,现在五六十岁的那一批人对西方的崇拜感属于在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跪下去以后一直没能站起来,所谓的“河殇”一代。但是年轻人和他们不一样,他们是站起来的,是平视西方的。
现在的年轻人不再一味地“西方的月亮比东方圆”。他们能够理性地对待中国传统文化。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解释了,“国潮”为什么这两年那么受欢迎。也解释了,“茶”做到“年轻化”,同样有市场,而且能够反向输出到国外。
回到当下,2020年有哪些大势?罗胖在演讲中提到:
2019年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年。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超过40万亿人民币。这意味着从2019年开始,中国会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。而且中国现在的年均增速,比美国快得多。也就是说,从2019年开始,我们的消费能力不仅会向全世界最强迈进,而且还会越来越强。
所以,投资人黄海在看了1000多个消费项目之后,发布了《中国消费产业报告》,并判断: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,如网红带货、宠物经济、盲盒炒鞋、奶茶轻食等,这就是“中国红利”。
与此同时,罗胖说到一个重要的观点:中国经济到了一个节点,就是从一个模式要转换到另一个模式。他称之为:从电梯模式切换为攀岩模式。
什么意思?所谓电梯指的就是,那些稳定的、确切的通道。你只要搭上电梯,就能往上走,而且非常确定。本世纪左右,随随便便街边一家夫妻奶茶店,都可以赚得钵满盆满。
但现在不同了,中国已经切换到攀岩模式,下一步往哪里爬,每一步都在考验我们的创造力和选择能力。“容易赚的钱没了,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。”
这个世代什么都有可能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什么是好的时代?罗胖认为,就是走在街上,我们不敢小瞧任何一个人,“这就是中国,无论你身处哪个位置,你都不能说自己没有机会。”
完美日记,一个全新的中国品牌,2年时间当上彩妆品牌第一。这个过程巴黎欧莱雅花了112年,雅诗兰黛花了73年。
 
当然,茶饮行业也有这样的中国速度。瑞幸咖啡仅仅花了17个月,创造了全球最快IPO公司的纪录。从成立到上市,星巴克用了整整21年,麦当劳花了25年。
蜜雪冰城的第23年,店面突破7000家,而奈雪、喜茶名噪一时也不过七八年之久。书亦烧仙草短短一年时间,展店数量逾千家。厦门的茶饮品牌SEVENBUS短短几个月内迅速在大江南北蹿红。
 
罗胖认为,在“中国红利”之下,有可能存在的一个机会是创造“世界级品牌”。罗振宇说到,“就在这几年,它一定会发生。”
在茶饮行业,这么多年,业界始终在拷问一个终极命题:茶饮的星巴克会是谁?现在应该到了结题的时候。
大的层面。中国在全面和平崛起,国内的经济奇迹和治理政绩已经在全球具备足够的说服力。伴随着中国硬实力的日益彰显,现在到了模式、文化和价值观输出的阶段。星巴克的大规模海外扩张,也是美式文化走向全球的时候。二者的轨迹相似。
 

茶、咖啡、可可并称世界三大饮料。其中茶与陶瓷一样,是中国文化的象征,已经普遍被国外接受。新中式茶饮近来在海外的红火,也是一个例证。茶的年轻化,以及持续向海外输出,有其天然的禀赋。
至于新中式茶饮的星巴克会是谁?也许是喜茶们,也许是瑞幸们。我们拭目以待。
新经济下,我们要做些什么?
在中国经济的大盘下,我们能够享受到“中国红利”,能够创造世界级品牌,那么怎么做到这些?
罗胖认为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努力和尝试:
1.躬身入局
 
罗振宇坦言,《中国财富报告》中有一个数字尤其打动他:73%——中国居民一年收入中,73%来自于劳动所得,“力不到,不为财,想发财,得干活。”
他举了一个例子:嘉兴图书馆,一家地级市的图书馆,才100多名工作人员,一年办了5000场活动,平均一天比13场还多。
而且这全部的活动完全是站在用户的角度去举办,什么琴棋书画、养生保健,还有制作电子相册,等等,所以,市民参与的积极性很高而大受欢迎。
 
罗胖认为,这就是“做事的人”。不是置身事外,指点江山。而是躬身入局,把自己放进去,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。
茶饮也一样,要解决现实和发展中的难题和痛点,每一个个体不仅仅靠理论、方法和想象,更重要的是身体力行,“回应一个个真实世界的挑战。”
2不苟且红利
罗胖认为,“虽然看起来所有人都在做事,但是其中有大量的苟且者。”你比别人优秀,并不是因为天赋异禀,而是因为你比别人认真那么一点点、努力了那么一点,“你只要稍微比他们往前一点点,就能享受到的那个红利,就是苟且红利。”
他还说到,在攀岩时代的中国,咱们比周边人认真一丢丢,这就足够了。别人的苟且,成就了我们的努力。所以苟且红利准确来说,应该是不苟且红利。
茶饮也一样,从产品上,从运营上,从连接用户上,做得比别人好一点点,慢慢地积累,你就建立了自己的竞争壁垒。
3善于借助新基础设施
中国的新基础设施不仅仅是铁路、公路和机场,还包括庞大的制造业实力、强大的电商平台、发达的物流体系、丰富的传播平台。
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,定义好你的不可外包的核心能力。比如,洞察用户、连接用户、把用户服务好,剩下的所有研发设计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平台,都有现成的基础设施为你提供全套解决方案。
罗振宇指出,“利用新基础设施,人人皆有机会。”
4建立人和人的连接

罗胖认为,一个人的财富基本盘有两个组成部分:第一,你自己的本事,第二,你和其他人连接的本事。而后者是前者的放大器。
人与人的连接,包括团队的构建,例如,茶饮从最初的夫妻档到现在普遍的公司化;资源的整合能力。通过利益分配和价值观趋同,在你的生态链和产业链中找到好的合作伙伴,还有获取资本和找钱的能力。

还包括与用户沟通的能力,例如,获得用户深刻的信任,持续赢得用户尊重的能力,等等。
我们这个行业,成功的范例也不少,例如:CoCo都可的公司化,喜茶、奈雪、瑞幸与资本的结合,茶颜悦色取信用户的能力……
罗振宇认为,“钱从自己的劳动里来,钱从更多的人和人的连接中来”,但这并非通过花言巧语去攀附关系,而是深刻去嵌入这个社会的各种关系。
2020,对于蜜雪冰城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一年,蜜雪冰城的2020将是飞跃的一年。
 

0

首页
了解蜜雪
蜜雪费用
留言